麻辣财经:大咖热议全面绩效管理“全”体现在哪儿?

发布时间:2018-06-13 10:10:48

麻辣财经:大咖热议全面绩效管理“全”体现在哪儿?

  大到国家,小到家庭,钱袋子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如何管好钱袋子,实现收支平衡就需要大学问。6月9日,由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和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人民周刊》联合主办的第五届财经发展论坛举行,主题是“新时代的政府与财政全面实施绩效管理”。

  “全面实施绩效管理,这是一个在当今政府界、学术界非常热的话题。”上海财经大学校长蒋传海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当中提出,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这是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对提高政府工作效能,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全面实施绩效管理,这个“全”字体现在哪些方面?论坛上专家学者们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很多高见麻辣财经都梳理出来了,赶紧一起来看看。

  “今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人大预算审查监督重点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人大对支出预算和政策要依法开展全口径的审查和全过程的监管。这是新时代党中央对人大加强预算绩效的审查监督提出的新要求。”全国人大预算工委副主任刘修文表示。

  “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改革涉及的面比较广,政策性、基础性也比较强。总体上看,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需要以更大的决心、更大的气力去推进。” 刘修文认为,要坚持问题导向,主要是针对当前财政支出和预算管理中存在的支出结构固化,有些资金使用效率不高,一些企业和百姓的获得感不强等突出问题,通过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推动和促进有关问题的初步解决,全面提高我国财政预算管理的水平和治理能力。

  刘修文强调,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既要关注项目支出,也要关注财政转移支出,政府采购支出、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债务资金使用等方面的绩效情况。既要对一般公共预算实施绩效管理,也要开展政府型基金预算、国有型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等方面的绩效管理,实现预算管理覆盖全部的财政资金。

  “加强预算绩效管理,是现代管理的一个大势所趋。”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表示,大力推行绩效预算,已经逐渐成为世界性的财政改革潮流。目前,OECD国家中80%以上都实行了绩效预算。

  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财政支出不够优化,财政资源配置的低效无效,与使用中的损失浪费问题还仍然比较突出。一些地区和部门重投入轻管理、重使用轻绩效的这些意识还没有根本的转变,绩效管理的广度和深度还不足。

  “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归纳起来应该做到三个‘全’,即全方位,全过程,全覆盖。”王克冰认为,全方位,就是要形成政府预算、部门预算、政策项目这些预算全方位的绩效管理格局,激励我们各地政府、各级部门统筹我们的资源配置,系统提升政府效能。全过程,将绩效管理要深度融入预算的决策、编制、执行、决算、监督全过程,我们的目标就是想实现预算、绩效管理的一体化。全覆盖,也就是说预算绩效管理要覆盖各级政府所有财政资金,延伸到政府的投融资和资产管理活动。

  “要抓住基层这个薄弱环节,加快形成注重结果导向、强调成本效益、硬化责任约束的预算管理新机制,着力解决财政资源配置和使用中的低效无效问题。”王克冰强调,以预算绩效管理推动政府效能的提升,改变预算资金分配固化不合理,提高党中央国务院各项政策实施效果,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和水平。

  “今年公开的中央部门预算,后面附了重点项目支出的绩效评价表,我看了一下,觉得要编这张表确实蛮困难的,但同时也感到这种自我评价未必客观。”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说,绩效评价最重要的,不是评价每一个部门的项目支出有没有实现目标,而是要重点评价我们政策目标是不是实现了。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重点是由项目转向整体,特别是要转向政策、制度和管理。

  “全面实施绩效管理,它的基础是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基础上的。”刘小兵建议,应当建立全国绩效评价数据库,让评价结果能够做横向比较。这个部门做的好不好,不是根据自己绩效评价出来的结果,而是要跟其他城市的同类部门进行比较,在全国范围内做一个比较,这样也就引入了竞争机制。

  “对于部门预算绩效自评,我们也给予了高度关注。感觉有四种情况:一种情况是钱花了、事也做了,第二种是钱花了,事没做;第三种是事做了、钱没花,第四是钱没花、事也没做。但是这四种情况的自评结果,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审计署财政审计司司长郝书辰强调,绩效自评应当更加符合实际,不能流于形式。

  郝书辰认为,从整体和总量上来看,财政资金运行提高绩效的空间还很大。比如,一方面有大量的财政资金在国库里面存着,钱趴在账上不用;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要举借债务,甚至高成本融资形成隐性债务。财政拿着钱到银行去做现金管理,同时还要发行国债或地方政府债券,这在一定程度上就影响了整个财政资金的绩效。

  “全过程的预算绩效管理,整个链条涉及很多部门和环节,但都要围绕绩效这个核心来进行。”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院长高强表示,政府编制预算,一定要体现绩效的原则。你申请多少预算,一定相应地提出有多少的绩效目标考核,你要花这么多钱,你要办这么多事,你要实施这么多项目,最后你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一定要紧密地联系起来。人大审查政府提交的预算,也要考核它的绩效目标。

  “对全面实施绩效管理,在总目标上我们不能含糊,要坚定不移地往前推进。但具体工作不可能一步推开,还是要选择一些重点,每年都有不同的目标。”高强认为,当务之急是要理清思路,然后完善政策、健全制度,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每年都有一些新的目标要求不断地往前推进,经过五年、十年,就能够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科学规范的、有约束力的政府预算绩效管理体系,这将对中国长远发展做出非常重大的贡献。(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